Follow us on:

“高血压”(Hypertension (HTN)、high blood pressure)或“动脉高血压”(arterial hypertension),是一种动脉血压升高的慢性病。

血压的升高使心脏推动血液在血管内循环时的负担增大。血压有两种,收缩压和舒张压,分别为心脏跳动时肌肉收缩(systole)或舒张(diastole)时的测量值。正常静息血压范围为收缩压100–140毫米汞柱mmHg(最高读数)和舒张压60–90毫米汞柱mmHg(最低读数)。血压持续等于或高于140/90毫米汞柱mmHg时则为高血压。

高血压分为自发性高血压、原发性高血压或继发性高血压。约90–95%的病例为原发性高血压,即没有明显病因的高血压。其余5–10%的病例由影响肾脏、血管、心脏或内分泌系统的其它病症引发(继发性高血压)。

高血压是中风、心肌梗塞(心梗),心衰竭,动脉的动脉瘤(如主动脉瘤)及外周动脉疾病的一个主要危险因素,也是慢性肾病的起因之一。即使轻度的动脉血压升高也能缩短期待寿命。改变饮食及生活方式可以改善对血压的控制并减少相关的健康风险。但如果生活方式改变没有起效或效用不佳则这些患者常需要使用药物治疗。

原发性高血压是最常见高血压,占所有高血压病例90–95%。人们已发现许多对血压造成微小影响的常见基因,还有一些对血压造成重大影响的罕见基因,但是对基因如何导致高血压,医学界仍缺乏了解。

有些环境因素也会影响血压。生活方式因素(包括饮食、运动、体重控制等)、压力、以及维他命D不足、代谢综合症,也被认为可造成高血压恶化。近期研究亦指出,幼年时期发生的情况(例如出生体重过轻、母亲怀孕时抽烟和缺乏哺育母乳)是成年原发性高血压的危险因子。原发性高血压的致病机制仍尚不明。

继发性高血压是由明确的病因所致。肾脏疾病是继发性高血压最常见的病因。库欣综合征、甲状腺亢进、甲状腺功能低下、肢端肥大症、康恩氏综合症或醛固酮增多症等内分泌疾病,也可导致高血压。其它病因则包括肥胖、睡眠呼吸暂停症、怀孕、主动脉缩窄、过度摄取甘草和某些处方药、草药疗方和非法药物。

世界卫生组织已经确认高血压为导致心血管病死亡率的主要原因。世界高血压联盟(WHL)是85个国家高血压社团和联盟的联盟组织,该组织认为,世界范围内50%以上的高血压患者不了解自身的情况。[93]为强调这一问题,WHL在2005年发起了一场全球性高血压认知运动,并把每年的5月17日定为世界高血压日(WHD)。

日本医疗界对于高血压的诊治非常的细致。

高血压并不仅仅是在临床表现上的“读数”,而是需要仔细排查全身的身体器官状态,并对症施药的综合性诊疗。

药物选择的指南及如何制定各种亚组的最佳治疗方法会随着时间更改,且在不同的国家、人种之间也有区别。专家们尚未在最佳药物上取得一致意见。

在日本,针对亚洲人体质特点,治疗初期可使用的6类药物包括:CCB,ACEI/ARB、噻嗪类利尿剂、贝塔受体阻滞剂和阿尔法受体阻滞剂,这些药物都被视为合理的。

如果仅仅是服用降压药,显然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高血压的问题。

日本的高血压精密诊疗,着重于判断高血压的“原发性”和“继发性”,通过对肾脏、心脑血管及内分泌系统的综合检查,对症治疗,效果卓著。

高血压,不仅仅是服用降压药!


分享:
相关阅读